ch.5




朴燦烈趕來Overdose了。


邊伯賢欲哭無淚地對著朴燦烈說著。


「怎麼辦啊!!要是鹿晗酒醒...發現自己在吳世勳家裡...他一想到是我..我會死的啊!!!朴燦烈!!你說我要怎麼辦啊!!怎麼辦啊!!」邊伯賢抓著朴燦烈的衣服說。


「我會保護你的」朴燦烈抱著邊伯賢說。


「我去,看你不是保護吧,鹿晗發飆時,你哪次有護過我?還不是跑得沒影!」邊伯賢不滿的說。


「好啦~我真的不跑,我會替你檔的」朴燦烈這樣說,邊伯賢一陣溫馨。


接下來兩個人就一起回家去了。






鹿晗被吳世勳帶去他們之前在一起都會去的別墅。


保安們看著自家少爺抱著一個少年,都想開口問。


吳世勳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保安們就不敢說什麼了。




進了別墅之後,把鹿晗輕輕地放在床上。


蹲在床邊,輕輕撥開蓋著鹿晗眼睛的劉海。


「吳世勳...你渾蛋 ...」鹿晗夢中話,讓吳世勳覺得可愛。


「原來我在你眼中是個渾蛋啊...傻瓜,對不起你了」輕輕摸著鹿晗的臉。


偷親了一口,起身幫鹿晗蓋好被子,然後就出去了。




「少爺」保安們對著吳世勳敬禮。


「我爸出差三天是不是,管好他,不准他溜走,要是發現他不見,皮繃緊一點」說完保安們都會遵守。


要是這小少爺發飆了,誰都阻止不了。


說完吳世勳就回公司忙了,回來已經凌晨1點多了。


他就睡在鹿晗旁邊,把他緊緊抱著。


就睡著了。




/




隔天,鹿晗醒過來了。


睜開眼,發現這人好眼熟...


瞪大眼睛,把這個人踹下床。


「你你你你 ...為什麼會在這裡?」鹿晗口吃的說著。


「哥...很痛啊...」跌倒在地上的吳世勳,吃痛的爬了起來。


「為什麼帶我來這?」鹿晗看了看環境周圍,居然是他們之間相處的別墅裡。




「忘記昨天的事情了嗎?」吳世勳忍痛坐了起來問。


被吳世勳這麼一問,鹿晗真的想不起來。


他只記得他跟邊伯賢去Overdose,然後就不太記得了。


「忘記你罵過我渾蛋,在你眼中我真的是個渾蛋啊?」吳世勳站起來走向鹿晗。


「等、等等...你要說就說!別靠近我...!!」鹿晗極力地想後退。




但是被逼到床頭的牆壁那了,而吳世勳就用兩隻手撐在牆上。


鹿晗就沒辦法動了。


「哥...你真的不愛我了嗎 ...鹿晗...你知道我真的很對不起你...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你原諒我 ....」吳世勳抱著鹿晗,他希望鹿晗能原諒他的過錯。




「我不會原諒...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 ...」鹿晗說著說著,又哭了。


「不要哭...是我對不起你...」吳世勳伸手擦掉鹿晗的眼淚。


在靠近,舔舔他的眼淚。


再往下舔他的嘴角,然後就吻上去了。


「唔 ...」鹿晗想用力推開吳世勳,但是力氣抵抗不了他。




兩人長吻了一下子,吳世勳才不捨的放開鹿晗。


「我去公司了,這兩天我爸不在,在這幾天陪著我」吳世勳有點霸道的說。


「憑什麼!」鹿晗沒好氣的說。


「憑我愛你。」吳世勳無所謂的說,鹿晗有點心動了。


「不安分點,我就綁架你,讓你永遠待在我身邊」吳世勳壞壞一笑。


「渾蛋 ...」鹿晗咬牙切齒的說。




「反正在你眼中就是個渾蛋,在當渾蛋也不為過吧」說完,又偷親了一口。


才不捨得離開。


看著吳世勳離開別墅,才氣得大罵。


「你妹的!!憑什麼把我扔在這!!啊啊 ....氣死我了 ...」鹿晗摔了枕頭。


拿出手機。




看了看未接來電20通─金鍾仁。


「媽呀!」鹿晗嚇到了,金鍾仁居然打了20通電話!!


要是知道他 ...在吳世勳家會不會發飆啊?


不管了,先打電話給邊伯賢再說....得好好地詢問一下這傢伙昨晚的事情。


正要打的時候,剛好邊伯賢就打來了。




鹿晗還沒開口邊伯賢就先說話了。


"沒事吧?有被吳世勳怎樣了嘛!?"邊伯賢一副擔心的樣子。


「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我會在吳世勳這裡!」鹿晗轉個話題說。


"哥啊,難道你忘了你昨天打電話給誰嗎!這能怪我嗎!誰叫你粗心大意!沒是設個什麼快捷鍵!"邊伯賢突然發飆,讓鹿晗有點傻住。


「那 ...我應該沒有說些奇怪的話吧...?」鹿晗有點膽怯的問著。




"你夢中一直喊著吳世勳,你會覺得奇怪嗎?"邊伯賢有點不懂得問著。


「……」鹿晗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哦對了,鍾仁有打電話給我,說你一直沒接電話,我就跟他說你暫時住我這"邊伯賢這樣說,讓鹿晗覺得找到好朋友啊。




「嗯,謝謝你啊~」鹿晗能認識邊伯賢真的是太好了。


兩個人閒聊了一下,就掛斷電話了。


鹿晗之後又打給金鍾仁。




"你在伯賢哥家怎麼沒告知我啊!"金鍾仁有點不滿的說著。


「對不起啦,因為好像喝醉了 ...所以就沒聽到電話聲...」鹿晗不好意思的說。


要跟金鍾仁說謊,真的不太容易。


"算了,就原諒你了,下次別讓我這麼擔心"金鍾仁的話讓鹿晗心很暖...。


「知道了,鍾仁啊,我可能要在伯賢家住2天...」鹿晗真的很怕被拆穿。


所以只好能隱瞞就隱瞞。


"哦...知道了"金鍾仁也沒懷疑什麼,他知道鹿晗不會騙他。




兩個人也閒聊了幾句,就掛斷電話了。


鹿晗又打給邊伯賢。


「伯賢啊,在幫我一次,我跟鍾仁說在你家住兩天...所以...」話還沒說完就被邊伯賢插話了。


"什麼!!!?呀我可沒把握可以搞定金鍾仁啊!萬一他來我家找你怎辦?"邊伯賢真的很怕這謊言戳破,要是被金鍾仁知道的話,他不保證自己會怎麼死。


「所以要你幫我想辦法啊!吳世勳把我關在這裡...我又有什麼辦法!」鹿晗不滿的說,要不是吳世勳他早就逃走了。




"那你把實話告訴金鍾仁不就得了,要不然就逃走啊"邊伯賢這樣說,鹿晗也不知道哪個好。


「呀我要是告訴金鍾仁的話,他不就要跟吳世勳打架了?」鹿晗真的蠻怕他們兩個打架。


"那簡單嘛,逃啊"邊伯賢怎麼覺得鹿晗變笨了?


「你以為容易啊!外面這麼多吳世勳的保安,要不然我就跑了!」鹿晗沒好氣的說。


「那你怎麼不跑?你跑了我在綁架你,讓你永遠離不開我不是很好嗎?」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吳世勳,在門口就聽到鹿晗這話了。




鹿晗被嚇到了,吳世勳搶過他的手機。


「你做什麼啊!還我手機!!唔嗯?」吳世勳不理會鹿晗的咆哮,蹲下來扣住他的腦後。


吻了上去。


"呀呀?鹿哥?你怎麼了?"邊伯賢突然聽到鹿晗的咆哮聲。


然後就聽到[嘟嘟嘟──]的聲音了。


讓邊伯賢覺得怪怪的。






鹿晗快沒呼吸了,推了推吳世勳。


吳世勳才捨不得放開他。


「你幹嘛啊!!沒看到我在講電話是不是!」鹿晗推倒吳世勳,然後起身時。


被吳世勳拉住,他就這樣壓在吳世勳身上了。


兩個人就這樣對視了幾秒。




吳世勳摸上鹿晗的臉。


「你就不喜歡跟我在同一個屋簷下嗎?」吳世勳帶點不滿又溫柔的聲音問著。


「不喜歡又怎樣」鹿晗推開吳世勳,就背對著吳世勳。


吳世勳坐起來,從後面抱住鹿晗。

「真的不喜歡?」吳世勳問著。

「……」鹿晗不想回應著。


/


鹿晗發覺後方的人的身子越來越沉重。


動了動肩膀,吳世勳就這樣倒了下去。


這舉動嚇到了鹿晗,鹿晗摸了吳世勳的額頭。


他正在燒啊!




為什麼剛剛都沒發現!?


鹿晗把吳世勳扶了起來,安置到床上。


喊了保安們,叫著吳世勳的私人醫生來看看。


沒多久,醫生就來了。




醫生看了看,然後給了鹿晗退燒藥。


「把這藥給他吃了,燒很快就退了」醫生對著鹿晗笑了笑,還顯露出小酒窩。


「請問他...為什麼會突然發燒?」鹿晗看著床上臉色蒼白的吳世勳。


竟然有些心疼。


「疲勞過度產生的,多休息就沒事了,我叫張藝興,要是這傢伙在有什麼狀況,摳我」張藝興遞給了鹿晗的名片。




「知道了,謝謝你」鹿晗像張藝興道謝著。


「不謝,這傢伙是我特殊病患,所以沒關係的」說完,就離開了別墅。


鹿晗走回床邊坐著,看著床上的吳世勳。


輕輕撥開擋著他視線的劉海。


「鹿晗...哥...對不起 ...」聽著吳世勳的夢話,讓鹿晗有一些些心疼。




「連夢中都要跟我道歉嗎...真是個笨蛋」鹿晗輕輕地笑著。


鹿晗起身,去倒杯水。


走回床邊,把吳世勳的頭抬起來。


把退燒藥放進吳世勳的嘴巴裡,再拿起水往吳世勳的嘴裡。


但是水從嘴角邊流了出來。




鹿晗連考慮都沒考慮就含了一口水,往吳世勳的嘴裡餵。


用舌頭把餵下退燒藥,鹿晗才慢慢的離開他的嘴巴。


但是後腦又被一個力道壓了回來。


在嘴裡,舌與舌互相肆虐、纏綿著。


「唔恩...」鹿晗難受的發出呻│吟。




但是吳世勳可沒打算放開他。


吳世勳把鹿晗的手抓住,一拉就把他壓在身下。


繼續不斷的侵蝕。


舌頭在上下齒來回舔舐,一點一滴都不肯放過。


「恩唔...」鹿晗被吻到無法呼吸,也沒有力氣推開吳世勳了。


就任由他。




直到兩個人無法呼吸時,才不捨的遷出一條銀│絲。


鹿晗氣喘吁吁的瞪著吳世勳。


「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到那麼疲累?」鹿晗一副擔心的樣子。


「怎麼,擔心嗎?」吳世勳又壞笑。


「鬼才擔心你!」氣憤地說著,然後就推開吳世勳。




吳世勳又抱住鹿晗。


「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肯原諒我?」吳世勳有點害怕,害怕他又會失去鹿晗。


鹿晗感覺得到,吳世勳的身體在顫抖著。




鹿晗也不知道他現在對於吳世勳是什麼感覺...



創作者介紹

希兒(玥彌)小天地、

朴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