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晗對著邊伯賢眨了眨眼。
「哦 ...沒關係啊!就住一天」邊伯賢倒是無所謂。
但是他旁邊的朴燦烈聽到邊伯賢答應鹿晗,就黑著臉。
而吳世勳倒是沒什麼差,反正懲罰也是可以行動的。
所以兩個人順利的住在邊伯賢的家。
邊伯賢就先送鹿晗跟吳世勳到客房去。
才慢悠悠地走進自己房間。
還沒進去時,就被一個力道拉進房間。
摁在牆上,吻了。
「唔 ...」邊伯賢瞪大眼睛盯著這可惡的男人。
邊伯賢手底在朴燦烈胸膛,想推開這個人。
但是朴燦烈力氣太大,怎麼推也推不開。
朴燦烈技巧熟練的纏開邊伯賢的嘴。
舌頭在嘴裡纏繞著。
「唔嗯 ...燦 ...烈 ...」邊伯賢難受的呻吟著。
勾起小舌就是一陣肆虐。
邊伯賢睜開眼睛,然後咬下朴燦烈的舌頭。
他吃痛得離開邊伯賢的唇。
「呼呼...你、你突然幹什麼啊 ...」邊伯賢喘氣的說。
「為什麼要讓他們住下來?」朴燦烈雙手底在邊伯賢頭的兩側問。
「唔 ...」邊伯賢有些心慌的樣子。
「不說是嗎?那我就繼續了」朴燦烈壞笑,然後側頭要吻邊伯賢時。
邊伯賢從牆上滑下來,順利地逃開朴燦烈的魔掌。
而手腳快的朴燦烈一下子就抓到邊伯賢了。
把他撲倒在地上。
「呀!放開我!」邊伯賢手底在朴燦烈的胸膛,制止他。
「那你說不說呢?」朴燦烈輕笑。
「就 ...讓他們住下來就住下來唄 ...」邊伯賢心虛的撇過頭,不看朴燦烈。
「所以他們住下來你覺得無所謂?」朴燦烈繼續問。
「呀!朴燦烈!你好煩!」邊伯賢用力推開朴燦烈。
朴燦烈沉著臉坐起來,看著邊伯賢。
「你到底在擔心什麼?」邊伯賢無奈地問。
「因為這樣什麼事都不能做嘛!」朴燦烈不滿的說。
邊伯賢突然傻住了。
這傢伙 ...倒底腦滿子都在想什麼呢 ...
「原來你都在想這些事啊!」邊伯賢有些無奈地說。
然後站起來,往浴室那裏走。
再回頭看到朴燦烈一個人寂寞的坐在地上。
又心疼地走了回去。
「燦烈啊,我們一起洗澡吧 ...」邊伯賢有些害羞地說。
朴燦烈一聽到一起洗澡,眼睛一亮。
然後就把邊伯賢拉進懷裡。
「你說真的?不許反悔喔!」朴燦烈壞笑地說。
「那如果反悔了怎麼辦 ...」邊伯賢有些失笑的說。
「那可不行~」朴燦烈說完,就把邊伯賢抱起來。
帶進浴室了。
-
而在隔壁房間的吳世勳跟鹿晗。
鹿晗抱著枕頭坐在床上,瞪著靠在門邊的吳世勳。
吳世勳雙手抱在胸前,看著鹿晗。
然後他就了過去,爬上床。
「不要過來!」鹿晗吼了一聲,然後把枕頭丟了過去。
吳世勳身子靈活,一下子就躲過了。
而吳世勳沒聽到鹿晗說的話,要爬過去那裏時。
鹿晗就站了起來,要下床。
可是不小心踩空了,正要從床上跌下去時。
吳世勳先抓住他,兩個人就一起跌下去。
「走開!走開!不要靠近我!」鹿晗想推開吳世勳,卻推不走。
兩個人呈現的姿勢就是鹿晗今天早上看到的畫面。
「鹿晗!聽我解釋!我...」吳世勳要解釋什麼時,鹿晗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氣之下就把吳世勳踹開了。
然後就跑去門那邊,要把門打開時。
吳世勳手腳快,一下就制止鹿晗了。
「聽我解釋!」吳世勳有些火大的說。
「嗚嗚 ...」鹿晗有些委屈地哭了。
「那女人 ...是我的青梅竹馬,今天你出門時,他來找我,那時候他跌倒,我只是扶著他,才一起跌下去的 ...」吳世勳把鹿晗轉過身。
「所以不要哭了 ...」吳世勳心疼地用手擦掉鹿晗眼角邊的眼淚。
「嗯 ...」鹿晗抱住吳世勳。
「所以啊,只要你不離開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吳世勳吻了吻鹿晗的頭髮。
「嗯 ...我不會離開你的,除非世勳先放手 ...」鹿晗覺得自己能遇到吳世勳真好。
吳世勳可是鹿晗的救命恩人,他父母離開的那一年,自己住在阿姨家。
可是那個阿姨對他並不好,每次都把他趕出家門。
有一次在外頭流浪,被吳世勳發現。
鹿晗只是說。
「帶我走 ...」
吳世勳聽到這句話,心揪了一下。
就把鹿晗帶回自己家了。
到現在應該有4年了。
所以他們兩個人的感情真的很好。
彼此相依為命。
「我絕對不會放手的」吳世勳很篤定的說。
鹿晗笑了笑,算是給吳世勳的回應。
「但是 ...懲罰還是得懲罰 ...」吳世勳輕笑。
說完不給鹿晗任何思考,就吻了上去。

 

宣傳 ↓

無限小天地 → http://love0428lovekyun.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寶寶、 的頭像
朴寶寶、

希兒(玥彌)小天地、

朴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