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鹿]七年之癢 13章


ch.13


吳世勳跟鹿晗回到飯店。

鹿晗一直很擔心邊伯賢跟朴燦烈的事。

「還在擔心嗎?」吳世勳問著鹿晗。

「嗯⋯不知道伯賢跟燦烈怎麼了⋯」鹿晗盯著吳世勳說。

「別擔心,他們感情這麼穩定,會沒事的。」吳世勳摸著鹿晗的臉,表示安慰。


鹿晗點點頭。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去洗澡吧!」吳世勳催促著鹿晗。

「好⋯」鹿晗慢悠悠的走。

然後看著吳世勳。

「怎麼?你想跟我一起洗啊?」吳世勳壞笑。


「滾蛋!」鹿晗罵完就進去浴室了。

而吳世勳就去忙他的事了。

沒多久鹿晗就出來了。

鹿晗ㄧ出來就看到吳世勳坐在床上,不知道在幹嘛。

「世勳,換你了喔」鹿晗坐吳世勳旁邊說著。

「知道了」吳世勳親了鹿晗一下就進浴室了。


鹿晗就很無聊的把手機拿起來玩。

沒一會兒,吳世勳就洗好了。

「鹿晗~幫我拿浴袍好嗎?」吳世勳在浴室喊著鹿晗。

「好」鹿晗拿著手機下床,再去衣櫃裏拿浴袍。

走到浴室門口時。

鹿晗收到一封匿名的訊息。


鹿晗點來看。

看到訊息鹿晗震驚了。

裡面是那個女生跟吳世勳的畫面,包括一起走進旅館,一起走出旅館。

還接吻⋯互相愛撫⋯


圖片下來還有字。


[我相信你看到這些圖,會知道我想表達的意思,如果知道我的意思,請你識相的離開我未婚夫,要不然⋯等著我報復你們。]


看到這行字,鹿晗早猜到是安允琳了。

鹿晗握緊拳頭。

那些圖片到底是什麼意思⋯

吳世勳把浴室門打開,就看到鹿晗緊握著浴袍。


「鹿晗?」吳世勳看著發愣的鹿晗。

鹿晗看著吳世勳,然後浴袍仍給他。

「騙子!」說完就跑了出去了。

吳世勳愣了一會。


然後換上t恤跟長褲就出去追鹿晗了。

而鹿晗並沒有出飯店,而是在飯店的大廳講手機。

似乎很緊張的樣子。


吳世勳走到鹿晗旁邊。

「我知道了⋯」鹿晗掛了線。

那時候跑出來時,接到醫院的電話。

說他爸爸因為肝癌而需要動手術。

必須由家屬同意才行。


鹿晗覺得世界好像都與他為敵似的⋯

心裡好雜好亂⋯

一想到吳世勳跟安允琳就心痛。

一想到他爸爸動手術需要一大筆錢就覺得頭痛。


鹿晗想回去,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去機場。

也沒有學過日文⋯

鹿晗只有一個人可以找。

邊伯賢。


鹿晗轉身才看到吳世勳。

「滾開。」鹿晗推開吳世勳就走了。

但是被吳世勳抓住了。

「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吳世勳有點生氣的說。


「切⋯回想你三年前做的好事。」鹿晗說完,就甩開吳世勳的手。

走回飯店了。

吳世勳愣在那裏。

三年前⋯自己做了什麼?

吳世勳握緊拳頭,心裡很雜亂。

一定又是安允琳!


吳世勳走回房間,一打開門。

發現朴燦烈坐在自己的床上。

「學長?你爲什麼會在這裏?」吳世勳問著朴燦烈。

「唉⋯某個人跟自己的媳婦吵架,我被我媳婦趕出來了⋯」朴燦烈半開玩笑的說。

「對不起⋯明明是我跟鹿晗的事⋯」吳世勳真的不是故意要讓朴燦烈變成這樣的。


「沒事,哥不怪你,是說你們怎麼咋回事啊?」朴燦烈問著。

「不知道⋯依我猜測,跟安允琳脫不了關係。」吳世勳是這麼覺得的。

「你那個未婚妻?」朴燦烈有聽邊伯賢提過他。

「嗯。」吳世勳只要確認一下就好。


所以他打電話給安允琳。

[怎麼啦?想我了?」安允琳很自以為的說。

「妳對鹿晗做了什麼?」吳世勳直接問重點。

[呵呵⋯你這麼懷疑我,讓我很難過呢⋯]安允琳假裝難過的說。

「別廢話那麼多,一句話,到底有沒有?」吳世勳真的生氣了。

 

[呵呵⋯我只是威脅他一下而已啊~拿我們之前上旅館的精彩相片,還有你喝醉酒,把我當成鹿晗的那件事,我的讓他誤以為你跟我很曖昧,效果很成功是吧?呵呵⋯]安允琳越說越開心。

「瘋女人!」吳世勳說完掛了電話。

把手機摔到地上。

嚇到了朴燦烈。

「所以真的是安允琳?」朴燦烈看到吳世勳生氣的樣子,自己不敢多說什麼。


「還會有誰!」吳世勳恨不得殺了安允琳。

「息怒啊⋯總會有辦法的」朴燦烈安撫著吳世勳的情緒。

吳世勳聽到朴燦烈這樣說,心真的痛⋯鹿晗⋯他是不是又要在失去一次了。

「嗚嗚⋯學長我該怎麼辦⋯」吳世勳突然崩潰了。

「乖,會好的」朴燦烈走過去抱著吳世勳。


/


隔天早上,朴燦烈昨晚陪著吳世勳,所以快到早上才睡,現在已經早上,十點了。

看著吳世勳還在睡,朴燦烈不忍心吵醒他。

拿起桌上的手機。


一通未來接來電。

媳婦兒。

朴燦烈回撥回去。

「怎麼了?」朴燦烈問著。

[燦烈,我跟鹿晗先回國了]邊伯賢昨晚就跟鹿晗睡在一起了,他整晚陪著鹿晗聊天,陪著他傷心難過。

才決定跟他回國面對。


兩個人聊天聊了一下,才掛電話。

吳世勳已經醒了。

「怎麼了?」吳世勳問著。

「嗯沒事,世勳,我們回韓國吧!」朴燦烈並沒有把邊伯賢跟他說的事情告訴吳世勳。

「可是⋯⋯」吳世勳有點猶豫。

畢竟他不知道鹿晗跟邊伯賢回韓國了。

「別可是了,你不是還有事要回去處理嗎?安允琳」朴燦烈ㄧ提到安允琳,吳世勳才想到。

安允琳,我不會放過妳的!


之後朴燦烈跟吳世勳也一起回國了。

而在醫院的鹿晗跟邊伯賢。

兩個人坐在手術室外面。

鹿晗一直都是緊張的狀態。

他們今天,早上就坐回來了。


一回來就直接搭小黃到醫院了。

醫生告訴他,手術機率只有40%

如果失敗,很快就拜拜了⋯⋯。

爸⋯希望你沒事。

「乖,一切會好的。」邊伯賢在一旁安慰著鹿晗。

突然,鹿晗站了起來。


「怎麼了?」邊伯賢問著。

「我去打個電話」鹿晗說完就去角落打電話了。

鹿晗現在唯一能拜託的只有一個人。

「鍾仁啊⋯我⋯」鹿晗話還沒說完,金鍾仁就插了話。

[鹿晗,你怎麼了?伯賢哥跟我說你在醫院!我馬上到!你等我。]金鍾仁說完,都還沒等鹿晗的解釋,就掛了線。


[嘟嘟嘟⋯]鹿晗無言了,怎麼不聽完再掛呢⋯?

鹿晗想說算了,收起手機就走到等候區了。

「呀,你跟鍾仁說我在醫院?」鹿晗問著。

「嗯,剛你去打電話時說的,鹿晗,我不能陪你太久,燦烈在家,我要回家了。」邊伯賢覺得不能放朴燦烈在家太久,因為他會很擔心。


「嗯,知道了,反正鍾仁等等就會來了,你就先回去吧!」鹿晗知道邊伯賢的意思。

「嗯,抱歉了,有什麼事電話聯絡。」邊伯賢說完就離開醫院了。

而趕在醫院的路上的金鍾仁。

突然手機響了。


是都秘書⋯


金鍾仁接上耳機。

「璟秀⋯抱歉,我可能去不了了⋯我⋯因為⋯伯賢哥跟我說鹿晗在醫院,所以祝福你,生日快樂⋯」金鍾仁覺得有點愧疚,本來要去的路上,卻接到邊伯賢的電話。

說鹿晗在醫院,自己無法照料他太久。

所以他才會緊張。


「璟秀?你⋯在生氣嗎?對不起⋯」金鍾仁真的很對不起都璟秀。

[沒關係啦⋯我沒有生氣⋯所以不要緊,鹿晗有事就去吧!反正一個生日而已⋯]都璟秀越說越難過,他真的不是生氣,而是⋯傷心。

「璟秀⋯對不起⋯」金鍾仁現在只能道歉了吧。

[沒事,我哥那裏還有派對,所以沒關係的,先掛了,開車小心⋯]都璟秀說完,就掛電話了。


掛完電話的那一剎那⋯⋯

都璟秀趴在桌子上,戳著蛋糕,自言自語的爲自己唱歌。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都璟秀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嗚嗚⋯混蛋!金鍾仁是呆子⋯騙子⋯嗚嗚⋯⋯」都璟秀趴在桌上痛哭。

他說的派對是假的,早就跟他哥金鐘大說了。

金鍾仁要陪他一起過的。

怎麼知道會變成這樣。


都璟秀哭累了,有點疲累。

拿起手機,撥了金鐘大的電話號碼。

[璟秀?怎麼啦?]金鐘大先開口說話。

「嗚⋯哥⋯」都璟秀突然又大哭了。

嚇到金鐘大。

[璟秀?怎麼哭了?是不是鍾仁欺負你啦?]金鐘大心疼都璟秀。

「嗚嗚⋯⋯哥⋯⋯我、嚶嚶⋯⋯我要回家⋯⋯」都璟秀一聽到金鍾仁又哭了。

[好,哥去接你]金鐘大說完,就掛了線。

都璟秀把蛋糕丟垃圾桶,然後把辭職信丟在金鍾仁的桌上。

沒一會,都璟秀被金鐘大載了回家。


/


而趕來醫院的金鍾仁。

看到完好無缺的鹿晗,心都舒坦了一半。

「鹿晗⋯」金鍾仁叫著鹿晗。

鹿晗抬頭看著金鍾仁。

「你⋯來了啊⋯」其實鹿晗已經有兩個月沒看到金鍾仁了。

有點尷尬呢⋯⋯


「嗯,你怎麼在醫院?哪裡受傷嗎?」金鍾仁走過去問著鹿晗。

「我沒事,是我爸⋯要做肝癌的移殖手術。」鹿晗向金鍾仁解釋。

「喔⋯原來是叔叔⋯」金鍾仁鬆了一口氣。

之後兩個人就一直在手術室外面等著。

一直處於緊張的狀態的鹿晗。

金鍾仁一直陪著鹿晗。


直到凌晨,二 時 左右,手術室才打開。

「請問誰是鹿恩興的家屬?」醫生問著。

鹿晗站了起來。

「我是他兒子,請問我爸爸怎麼樣了?」鹿晗握著拳頭。

希望是好的結果。

金鍾仁走過去摟著鹿晗的肩膀,給他加油打氣。


「嗯⋯目前手術很成功,清醒大概要看病患的意志力了。」醫生跟鹿晗說著。

鹿晗突然鬆了一口氣⋯⋯

「謝謝醫生⋯」鹿晗除了道謝之外,不知道該說什麼。

「嗯,轉到一般病房了,待會就可以去看爸爸了。」醫生說完,就離開了。


「哥,你先去看叔叔,我去辦點事,等等過去」金鍾仁催促著鹿晗。

鹿晗點頭之後,就去病房了。

而金鍾仁去櫃檯那裡幫鹿晗的爸爸辦住院手續跟手術治療的費用。

「謝謝。」金鍾仁道謝完就走去病房了。

「你去哪?」鹿晗看著金鍾仁回來,連忙的問。


「喏,這是叔叔的住院手續,還有手術的費用收據。」金鍾仁塞進鹿晗的手。

鹿晗嚇到,他又沒拜託金鍾仁做這事⋯

為什麼⋯

還有,他們明明沒有任何關係了⋯⋯

明明只是朋友⋯


「鍾仁,為什麼⋯我們明明什麼關係也不是了⋯⋯」鹿晗真的被金鍾仁感動到,但是自己不想再麻煩金鍾仁了⋯。

「鹿晗,你再說我們什麼關係都不是的話,我要生氣了喔!明明你是我最愛的人,爲自己最愛的人做事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金鍾仁真的是這麼認為。


「但是⋯」鹿晗要說什麼的時候,被金鍾仁插話了。

「別但是了,就算你心裡愛的那個人,終究還是無法改變我愛的人是你。」金鍾仁這輩子只愛鹿晗。

但⋯⋯都璟秀呢⋯⋯

是金鍾仁這輩子最在乎最想保護的人。

他始終不明白自己是不是喜歡都璟秀。

其實,金鍾仁並不知道自己對鹿晗的愛是一種依賴。


「鍾仁,謝謝你⋯」鹿晗真的很感動,他真的沒後悔過遇到金鍾仁。

「好了,我們之間還需要道謝嗎?」金鍾仁笑了笑說。

「嗯⋯等爸爸醒來。」鹿晗坐在鹿恩興的旁邊。

雖然鹿恩興對鹿晗不怎麼好。

就算鹿晗對他有恨有陰影。

但是也是他唯一的爸爸。

「嗯,我陪你。」金鍾仁坐在鹿晗旁邊。


其實金鍾仁想問他跟吳世勳怎麼了。

爲什麼邊伯賢不是打給吳世勳,而是打給自己⋯?

「鹿晗,你跟吳世勳⋯⋯?」金鍾仁還是問了。

鹿晗聽到吳世勳這個名字,身體震了ㄧ下。

「提他幹嘛?我不想聽到他的名字」鹿晗現在不想聽到吳世勳的名字。


他不是不信任,只是他氣不過!

爲什麼吳世勳可以跟他以外的人上旅館?

這是他最不爽的地方!

雖說是三年前的事了,但是知道之後還是生氣。

「知道了⋯」金鍾仁知道鹿晗的脾氣,所以不敢多問什麼。

然而金鍾仁就陪著鹿晗一個晚上了。


/


而明天就是⋯⋯

吳世勳跟安允琳結婚的日子了。

一個人處在準備迎戰之下,一個處在興奮之下。


安允琳,等著我報復妳。

我會讓妳知道,惹火我會是什麼下場,敢讓我愛的人離開我,我會加倍還給妳的。


「嗨,宰賢哥,好久不見,計畫明天開始,你的女人拜託處置ㄧ下。」吳世勳對著對面的安宰賢說。

安宰賢是旅館店的館長,也是他們家的繼承者。

安允琳是他之前的未婚妻,但是自從他看到吳世勳之後,她就想跟吳世勳結婚了。

所以安宰賢有恨過吳世勳。

但是他知道吳世勳壓根對安允林沒感覺。

反而不喜歡她,他才跟吳世勳友好。


「知道了,我的女人我會處置的,明天我會還你一個公道。」安宰賢拍譜保證。

「嗯。」吳世勳知道安宰賢是一個可以信任的人。


計畫一切明天執行⋯⋯


_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寶寶、 的頭像
朴寶寶、

希兒(玥彌)小天地、

朴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