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0

轉眼間,過了一個禮拜了。
鹿晗因為適當休息,所以恢復的很快速。
「藝興,我能出院了吧?」鹿晗問著張藝興,他早就受不了一直躺在病床上了。
不過還好有吳世勳陪著。
「嗯,恢復的差不多了,傷口也癒合的很快,但是還是要避免做一些激烈的運動。」張藝興說完這話時,是看著吳世勳說的。

吳世勳就一副沒聽見似的對著鹿晗輕笑。
在鹿晗眼裡,吳世勳是絕對不會避免。
「好了好了,別在這秀恩愛,趕快回家去」張藝興趕著鹿晗跟吳世勳出去。
吳世勳就把鹿晗的衣物拿起,牽著他出去了。
走出醫院,兩個人緊握著彼此的手。
都離不開對方似的。

「鹿晗,我們出國你說好不好?」突然,吳世勳停下腳步問著鹿晗。
「嗯?怎麼突然?」鹿晗有些疑惑的問著。
「我們不是約定好了,以後我繼承家業,要跟你出國的約定嗎?」吳世勳是記得的。
「哦…我想起來了…」鹿晗有些歉意的看著吳世勳說。

「嗯,想去哪?」吳世勳沒有怪著鹿晗,反而圈著他的腰問著。
「日、日本…」鹿晗有些害羞的說著。
「知道了」吳世勳說完,就牽著鹿晗一同上車了。
吳世勳發動車,準備出發回別墅去了。
「世勳…可不可以先去鍾仁家?」鹿晗突然想到邊伯賢對他說的話。
所以他打算跟金鍾仁說清楚。

「為什麼?你不會還在在乎他?」吳世勳沉住氣的問。
「不是,我有事要和鍾仁說」鹿晗想起邊伯賢對他說的話,他覺得不跟金鍾仁說清楚,他們之間一定還有曖昧不清的關係。
「說什麼?你還有什麼話要對他說?」吳世勳不滿的說著。
「我跟鍾仁的事,你也聽說過了吧,若是不說清楚,會造成很大的誤會。」鹿晗怕到時候事情會變的一發不可收拾。
「你跟金鍾仁…真的有那個關係嗎?」吳世勳有些難受的問著。

他怕鹿晗真的跟金鍾仁有那個什麼的事。
「吳世勳,你相信我嗎?」鹿晗反問吳世勳。
吳世勳有些猶豫,讓鹿晗有些難過。
「世勳,我跟鍾仁真的沒什麼,只是…稍微有點曖昧而已…」鹿晗說這些話的時候是低頭的。
他不敢看吳世勳的神情,而當吳世勳聽到他跟鍾仁曖昧過,他心都涼了一半了…

「我說的曖昧不是你想的那樣,只是在那之前鍾仁一直對我很好…所以裡所當然的投靠他…我真的跟鍾仁沒有什麼,世勳…你信我嗎?」鹿晗一直盯著專注開車的吳世勳。
看吳世勳的神情,鹿晗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到了金鍾仁家。
鹿晗沒有馬上下車,而是盯著吳世勳看。

「世勳…」鹿晗真的很怕又再一次失去吳世勳。
他好不容易才讓吳世勳回到自己身邊了。
「鹿晗,忘掉以前的事,只要你不要再離開我什麼都好…我真的很怕你又一次的離開我…」吳世勳把安全帶解開。
抓住鹿晗的肩膀,讓他面向自己。
「鹿晗,把金鍾仁的事情解決好,我信你,但是我不相信金鍾仁」吳世勳是相信鹿晗的,當然他不相信金鍾仁真的跟鹿晗沒有什麼。

「下車吧,需要我陪你進去嗎?」吳世勳摸著鹿晗的臉說著。
鹿晗搖搖頭,然後就下車了。
而吳世勳也跟著下車。
「我在這等你,有什麼突發狀況在打給我」吳世勳說完就把手機拿給鹿晗了。
鹿晗點頭,就走到門口,拿出備用鑰匙就進去了。

鹿晗一進去卻沒看到人。
奇怪?不在嗎?
鹿晗走到2樓的房間,走到金鍾仁的房間。
一打開門,金鍾仁躺在床上睡覺。
鹿晗輕聲的走到金鍾仁的旁邊,蹲下。
看金鍾仁的臉色很蒼白,鹿晗下意識的摸上金鍾仁的額頭。
金鍾仁突然睜開眼睛。

嚇到了鹿晗。
「呃…你、你發燒了?」鹿晗把手縮回去,尷尬的問著。
金鍾仁沒有回答,只是盯著鹿晗看。
看著看著,眼淚都留了下來。
這回病了是因為跟鹿晗分開的那一天開始的。
每天下班回來就是去尋找鹿晗的消息。
但是就是沒有一個消息。

所以拖著疲憊的身體,才會造成發燒。
「鹿晗…你到底跑去那裡了…為什麼手機也不接…」金鍾仁已經沒有力氣生氣了,撐起身體坐了起來。
鹿晗把他扶了起來。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但是以後不會再讓你擔心了」鹿晗說完,把備用鑰匙放到金鍾仁的手上。
「什麼意思?」金鍾仁不懂鹿晗的話。

「鍾仁,你的大恩大德我不忘的,謝謝你讓我在這三年以來過的很幸福,沒有你,也許不會有現在的鹿晗,我常告訴自己,忘了吳世勳,接受你,但是…我始終辦不到,在我心裡面,早就被吳世勳填滿了,就算他再怎麼傷害我,我還是騙不了自己的心…我也不想再騙你了…從七年到現在的三年…吳世勳永遠都會在我心裡…所以,鍾仁…對不起…我無法給你你要的幸福…」鹿晗說出這些話,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也難過,心痛…。
「鹿晗…為什麼…」金鍾仁真的無法相信自己為什麼比不上吳世勳。
「也許…他就是吳世勳…在我心裡…就非吳世勳不可了…」鹿晗苦笑了。

金鍾仁突然把被子掀開,不知道那裡來的力氣。
他就把鹿晗抓住,把他壓上床。
「啊!你做什麼?!」鹿晗被這舉動嚇到了,手低在金鍾仁的胸前。
「為什麼這麼多年…我還是比不上吳世勳!鹿晗,你告訴我哪裡做錯了…我改進…我不要你離開我…這三年早已習慣你在我身邊…不要離開我好不好…」金鍾仁難受的說著。
聽著金鍾仁的話語,讓鹿晗有些心疼。

「鍾仁…不要這樣…相信我一定比我更適合你的人」鹿晗繼續說服著金鍾仁。
「不要…我只愛你啊…鹿晗…不要離開我…」金鍾仁痛徹心扉的說著。
突然金鍾仁不安份的手伸進去鹿晗的衣服裡面。
「不要!」鹿晗抗拒著,但是金鍾仁就像是失了魂一樣。
「嗚…不要…」鹿晗哭喊著,突然身上的重量消失了。
吳世勳揍了一拳金鍾仁,等到鹿晗回神過來時。

金鍾仁已經被揍了,而吳世勳眼神看起來就是想要殺了人似的。
吳世勳是聽到鹿晗的喊叫,要去救他時,門被鎖了。
他只好從窗外爬了進來,就衝上2樓,就看見金鍾仁壓在鹿晗身上。
雖然揍了他,但是吳世勳還是沒消氣,正要揮拳時,被鹿晗抓住了。

「不要打了…」鹿晗眼眶泛紅的看著吳世勳。
「他都這樣對你了!你還在袒護他?!」吳世勳不爽的說。
「我不是沒事嗎…」鹿晗笑著說。
吳世勳還是心軟了下來。
鹿晗放開吳世勳。
「鍾仁,還好嗎?」鹿晗上前安慰著金鍾仁。
「滾…」金鍾仁像似已經放棄的樣子。
聽到金鍾仁對自己說這樣的話,鹿晗心裡也不會好過。

「鍾仁…」鹿晗還是沒聽金鍾仁的話,他想看金鍾仁燒有沒有退,還沒觸碰到時,就被無情的拍掉了。
「吳世勳,帶著鹿晗滾出我的視線,馬上!」金鍾仁眼眶泛紅的對著吳世勳說。
「不用你提醒,我也這樣想」吳世勳冷漠的說著。
就把鹿晗拉了起來,往門口出去了。
而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金鍾仁終於崩潰了。
「啊!!!!!」為什麼……我到底哪一點比不上吳世勳……為什麼……

"MAMA可不可以告訴我…人為什麼會變得不一樣…"手機突然響了。
【都秘書】金鍾仁接了起來。
「什麼事?」金鍾仁冷靜的說著。
"什麼事?你還敢問我什麼事!總裁大人啊~你到底要不要開會了?"都璟秀沒好氣的說著。
「不開了…」金鍾仁虛弱的說著。

"不開了?你任性什麼?"都璟秀沉住氣說著。
「反正就這樣,都秘書,現在你跟他們說提早下班,總裁病了,然後你買幾瓶酒來我家,就這樣」說完不等都璟秀回應就掛斷了。
金鍾仁無力的躺在床上。
而被掛線的都璟秀非常的火大,但是還是沈住氣的跟職員們說,說完了之後就大家一起下班了。

都璟秀走出公司,去附近買了幾罐啤酒,順便買些酒醒的藥。
就打車到金鍾仁家了。
按了門鈴,金鍾仁很快就來開門了。
「進來吧」金鍾仁說完就坐在沙發上了。
而都璟秀也坐在沙發的另一邊。
「離我這麼遠幹嘛?放心,我又不會吃了你」金鍾仁說完,硬拉著都璟秀坐在自己旁邊。
然後拿一瓶啤酒放到都璟秀的面前。

「我不喝」都璟秀拒絕著。
金鍾仁看著都璟秀,然後開瓶乾了。
「不賞個臉嗎?」金鍾仁挑釁的說著。
都璟秀咬著唇,拿了啤酒猶豫了。
其實他酒量很差。
最後他還是乾了,又不是沒醉過。
金鍾仁滿意了。

「呵…到最後他還是離開我了…傷害他的男人傷害他傷的這麼重…為什麼還是回到他身邊,難道我有比他差嗎?」金鍾仁搖了搖啤酒,乾笑了一聲。
「你…嗝…你比他好…嗝…好太多了…那、那…嗝…種男人不能、能…嗝…能跟你比啊…」都璟秀一杯已經見底了,所以他已經醉了。
「你是不是醉了啊?」金鍾仁看著眼神迷茫的都璟秀問著。
「我…嗝…沒醉…嗝…我告訴你啊…嗝…不要留戀…他不會、嗝…會回來的…」都璟秀用手指指著金鍾仁。

金鍾仁拍掉指著他的手。
「我不會放手的」金鍾仁很堅定的說,然後又乾了一口。
「金鍾仁…」都璟秀呼喚著他。
金鍾仁轉頭看著都璟秀。
突然都璟秀親了金鍾仁,金鍾仁下意識的推開他。
都璟秀就把金鍾仁推倒,自己坐在他身上。
「呀!都璟秀!」金鍾仁手上的啤酒掉在地上。
金鍾仁用手推著都璟秀。

都璟秀又親了上去,但是被金鍾仁躲開了。
「你到底怎麼了?醉了嗎?」金鍾仁越來越覺得都璟秀很奇怪了。
「為什麼…鹿晗只陪伴你三年…他離開你,就哭的死去活來…明明我在你身邊七年…為什麼你愛上的人不是我!為什麼…嗚…為什麼…」都璟秀捶打著金鍾仁的胸膛。
「………停。」金鍾仁抓住都璟秀的手。
然後撐起來,把都璟秀抱起來,放到沙發上。
「所以,都秘書,你喜歡我?」金鍾仁終於明白上次都璟秀罵自己情商低了…。
自己居然沒發覺,還是說都璟秀隱藏的太好了。

「不是…我討厭你…」都璟秀說完,想要起身,被金鍾仁抓住,然後壓在身下。
「既然討厭我,為什麼要吻我?」金鍾仁想試探都璟秀。
「我樂意…」都璟秀當然也不想承認。
「那你走吧,既然討厭我就滾出我家」金鍾仁無情的說著。
然後就上樓去了。

留下錯愕的都璟秀,回神過來。
都璟秀已經淚流滿面了。
呵…這就是自作自受嗎?
在樓上的金鍾仁非常不安。
明知道都璟秀是真的喜歡自己,為什麼還要傷害他……
「呀西!」煩躁的騷了騷頭,然後就衝下樓。
都璟秀早就不在了。
而金鍾仁就跑出去找了。

/

另一邊的吳世勳跟鹿晗。
吳世勳把鹿晗安置到別墅那裡。
「鹿晗,乖乖在家等我,我回家一趟」吳世勳握著鹿晗的手說。
「會很晚回來嗎?我不想一個人睡…」鹿晗有些撒嬌的說著。
「應該吧,如果晚了就去睡,不要等我了」吳世勳摸著鹿晗的臉。
鹿晗點點頭,吳世勳就在他額頭親一個。

「我走了」說完才不捨得離開別墅。
跟保安們說看好鹿晗,就開車回家去了。
一回到家的吳世勳,就看到吳玄臉色不是很好的坐在沙發上。
「爸」吳世勳坐在對面看著吳玄。
「還知道我是你爸?」吳玄諷刺的笑了。
「爸,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遵照您的命令娶安允琳」吳世勳說完,就跪在地上了。

剛好走出來的陳蓉嚇到,趕緊要把自己的兒子扶起來。
但是被吳世勳制止了。
「媽,不用管我,這是我跟爸的交易」吳世勳說完,又看著吳玄。
「行,說看看吧,和我意我就答應」吳玄倒是好奇了起來。
「你不答應也得答應,就算你不答應,我一樣不遵照你的命令」吳世勳當然不是傻。

「好,你說,不管你說什麼,我答應你就是,但是你也要遵照我的意思走」吳玄放棄跟吳世勳爭辯了。
「我跟安允琳的婚禮在兩個月後,我要帶鹿晗出國,在婚禮的前一天會回來」這是吳世勳能保住鹿晗生命的唯一的路。
「行,我答應你。」吳玄很爽快的答應了。
吳世勳跟吳玄談完條件,陳蓉就把他扶起來。
「媽,我沒事」吳世勳拍著陳蓉的肩,就離開家了。

吳世勳開回別墅,時間已經凌晨1點了。
鹿晗已經坐在沙發上睡著了。
「真是…不是說太晚別等了嗎…」吳世勳無奈的說著。
鹿晗喳喳嘴,又翻身睡了。
吳世勳就把他抱上床,幫他蓋好被子。
就坐在他身邊,摸著鹿晗凌亂的頭髮。

鹿晗…希望你相信我是為了你才不得已做出這個決定…

一切都是計中計。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寶寶、 的頭像
朴寶寶、

希兒(玥彌)小天地、

朴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