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8

到了訂婚現場,鹿晗看了現場。
奇怪?是結束了嗎?
當鹿晗覺得奇怪時,有個人拍了他的肩膀。
鹿晗轉頭,是一個高大的男人。
「你就是鹿晗吧?我是世勳的哥哥,我叫吳亦凡」吳亦凡就自我介紹了起來。

鹿晗點了頭,要離開這裡時。
被吳亦凡拉回來了。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吳亦凡疑惑的問著,難道鹿晗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我只是來要回我的東西,既然結束了,我就先走了。」說完就要離開了。
又被吳亦凡擋住去路。
「還沒結束,這只是在準備當中」吳亦凡這樣說,鹿晗就用一臉疑惑的望著吳亦凡。

「鹿晗,想不想在這扳回一城?」吳亦凡其實想讓鹿晗再接受吳世勳。
因為他們會變成這樣有一半是他的責任。
「什麼意思?」鹿晗不解的問著。
「就是報仇,打亂這場訂婚宴。」吳亦凡輕笑著。
「抱歉,我沒這興致」說完又要繞過吳亦凡時,就被吳亦凡拖上車。

「呀!我還沒答應你啊!」鹿晗在車上咆哮著,想要下車,門就被鎖了。
吳亦凡就自顧自的坐上駕駛座上了。
發動車,就出發去打扮了。
「呀,我又沒說要答應你,我只是來要回我的東西!」鹿晗真的不懂,為什麼兩兄弟會這麼霸道!
原來,個性真的一模一樣。
「你跟世勳會這樣,有一半的責任是我,當時我沒有把藝興帶回家,或許就不會發生這事了,不過我也想讓我爸認同,可是他不但要我繼承,還要逼婚,所以只好帶著藝興去了加拿大…」吳亦凡說著說著,覺得有些對吳世勳還有鹿晗很愧疚。

「雖然我覺得你真的很自私……但是我聽你這樣說,你真的很愛藝興」鹿晗其實是這樣覺得的。
「那你還愛世勳嗎?」吳亦凡問著。
鹿晗在聽吳亦凡說的話時,他也在回想吳世勳對自己說的話。
原來兄弟兩是遭遇到同樣的事,但有個人就必須犧牲掉。
但是自己現在對於吳世勳的感情,自己也無法確定。
「我……不知道……」對於鹿晗的回應,吳亦凡也有猜到。

「今晚確認看看吧」說完,剛好就到達目的地。
吳亦凡停好車,就把鹿晗拉下車。
進到美髮美容院。
是他們家私人的店面。
「大少爺」裡面的人看到吳亦凡,連忙的敬禮。
「嗯,把他打扮的會讓男人女人目不轉睛的樣子」說完,吳亦凡就把鹿晗推給髮妝師了。
「是」說完就把鹿晗按壓在位子上,開始服務了。

幾個小時,鹿晗就變了樣。
瀏海齊的,臉上的妝畫上影眼,眼線。
樣子非常的動人。
接下來,只剩下整體儀容要打扮而已。
「覺得怎麼樣?」吳亦凡把鹿晗帶到有鏡子的地方。
讓他看看自己。
「………」鹿晗看著鏡中的自己,臉色變的這麼好,這真的是自己嗎……?

「相信你在換上衣服,絕對可以迷倒所有人」吳亦凡在鹿晗耳邊輕語。
「不要靠我這麼近!」鹿晗真的很排斥,除了吳世勳還有金鍾仁之外。
「好好好,原來你個性也變了呢」吳亦凡笑著說。
難怪吳世勳會抱怨現在的鹿晗會這麽難溝通。
「別說的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樣,我們不熟!」鹿晗說完,就推開吳亦凡走出去了。


吳亦凡也跟著鹿晗走了出去。
「你自己也不是跟藝興混的挺熟的?」吳亦凡在後方大聲的說。
張藝興可沒少說鹿晗的事,連鹿晗住院的事也說了。
還要他多照料鹿晗。
唉…他連生病時,只是拿一顆藥丸說吃完就去睡。
一句擔心他都沒說。
「張藝興,等鹿晗跟世勳的事結束之後,這筆帳我會討回來的」吳亦凡自言自語的說著。

「呀,你還在碎碎念什麼!還不上車嗎?」鹿晗搖下車窗說著。
吳亦凡無奈的搖頭,才慢悠悠的走到車邊。
上車,發動車就出發了。
「換好衣服還早,我們先去吃飯?」吳亦凡問著鹿晗。
「隨便。」鹿晗冷淡的回應,讓吳亦凡有些無奈。
「鹿晗,是不是安允琳對你做了什麼?」吳亦凡突然這樣問,讓鹿晗嚇了一跳。


「你覺得那女人有本事?」鹿晗冷笑的說著。
「耍狠我是比不過那女人,但是那女人弱點是世勳,只要你八著吳世勳不放,就算是報仇了」吳亦凡太了解那女人了。
之前還沒跟張藝興相識,吳玄是介紹他跟他成親。
但是吳亦凡感覺的出來,安允琳喜歡的是吳世勳。
不過吳亦凡喜歡的也不是女人,在車禍裡。
住院這段時間跟張藝興相識。
互相有好感,兩個人就在一起了。

「我為什麼?若是那女人私下找我復仇怎麼辦?」鹿晗其實真的怕了。
「你放心,有世勳在,那女人不會對你怎麼樣」吳亦凡覺得今天的宴會會很精彩。
鹿晗也沒多說什麼,他似乎也有點期待。
到了服飾店,吳亦凡幫鹿晗挑了一件西裝,再打上領帶。
整體上很有魅力。
讓鹿晗覺得不可思議。
原來自己打扮起來這麼不一樣。
「完美,去吃飯吧」說完就拉著鹿晗去吃飯了。

/

在overdose,有個男人瘋狂灌酒。
他一杯接著一杯的喝。
「鹿晗……」男人一直呼喊著鹿晗。
為什麼你愛的人不是我……為什麼……
跟你相處了三年……還不足七年嗎……
他又喝了一杯,他又想倒一杯,被一個人搶走了。
「別喝了,喝的這麼醉,他也不會心疼你」男人剛打電話來,就猜到他一定會來這裡。

「鹿晗才不是這種人!你不懂!你什麼都不懂!」金鍾仁歇斯底里的說,一氣之下把酒杯用力摔在地上。
「對,我什麼都不懂!我……」喜歡你這麼多年……為什麼不看我一眼……
金鍾仁,你才是那渾蛋……
「給我!」金鍾仁說完要搶下男人手上的酒。
被男人閃開了。
「不要傷害自己的身體」男人心疼的說著。

「憑什麼管我?都璟秀你只不過是我的秘書!我的私生活不用輪到你來管!」金鍾仁說的話,狠狠刺進都璟秀的心中。
區區一個秘書是嗎……
"啪!"一聲巴掌打上金鍾仁的臉上。
眼淚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
「呀!」金鍾仁瞬間被打醒了,抓住都璟秀的手。
酒瓶就掉在地上了。

而金鍾仁卻看到都璟秀臉上的淚水。
「你……為什麼……?」金鍾仁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都璟秀。
「金鍾仁,你要墮落到什麼時候?」都璟秀冷冷的說。
都璟秀伸出手,扣住金鍾仁的後腦杓。
吻上。
突起而來的吻,讓金鍾仁瞪大了眼睛。
手也鬆懈了下來,都璟秀才抽出自己被抓住的手。

金鍾仁也急忙的推開絲毫沒有想離開的都璟秀。
「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金鍾仁吼著。
「金鍾仁,真沒想到你情商會這麼低」說完就離開overdose了。
「呀!說清楚再走!你說誰情商低?!」金鍾仁就去追都璟秀了。
追到了之後,都璟秀又墊起腳尖吻了。
放開之後。
「這樣懂了沒?」都璟秀問。

「呃……不懂!」金鍾仁愣了一秒,才回應。
「白痴!懶得和你這情商低的男人說了!」說完又甩開金鍾仁跑掉了。
「呀!站住!」金鍾仁又跑去追都璟秀了。
金鍾仁發誓,不問清楚就不會罷休。
都璟秀發誓,他永遠不懂,那他就向他表白。

/

轉眼間,到了晚上六點。
回到剛剛的宴會場地,明顯變亮了。
吳亦凡下車,鹿晗也下車了。
「你先過去跟世勳會和,我去接藝興。」吳亦凡說完,就把鹿晗推向宴會場地。
然後就開車走了,鹿晗不滿的哼了一聲。
自己就走到宴會現場了。

突然撞到了人,是吳玄。
「伯父好」鹿晗雖然很討厭他,但是他是長輩,所以還是很有禮貌的打招呼。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吳玄沒好氣的問。
「我…我來要回我的東西,伯父你放心,我不會打擾到你們的」鹿晗還是不太敢招惹吳玄。
「哼,你以為我信的過你嗎?」吳玄對於鹿晗的信任度不高。
「我說的是真的」鹿晗很真誠的說。

「爸」一個奶包音打破沉悶的氣氛。
吳玄看了鹿晗一眼,又看了吳世勳。
就離去了。
看著吳玄離開,鹿晗鬆了口氣。
「我爸都是這樣的,有沒有被嚇著?」吳世勳溫柔的摸上鹿晗的臉。
鹿晗拍掉吳世勳的手,伸出手。
「手機」鹿晗只要要回手機,就可以離開這地方了。
「你以為你來這裡,這麼簡單就可以要回手機嗎?」吳世勳壞笑著。

「你耍我啊!」鹿晗不滿的要揮拳,被吳世勳抓住了。
吳世勳把鹿晗拉近距離。
摟住他的腰。
「穿這麼可愛,是想跟我複合嗎?」吳世勳在鹿晗耳邊輕語。
鹿晗一陣酥麻。
「才不……唔……」鹿晗話還沒說完,又被吻了。
鹿晗發覺自己很奇怪,被金鍾仁吻都不會有心跳加速這種感覺……為什麼偏偏對吳世勳……
鹿晗想確認。
所以他扣上吳世勳的後腦,加深這個吻。

吳世勳被鹿晗的舉動愣住了,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舌頭探進鹿晗的嘴裡,開始纏繞著。
「恩……」鹿晗難受的呻吟。
嘴角邊落下透明的唾液。
鹿晗拍打著吳世勳的背,示意他無法呼吸了。
吳世勳離開鹿晗,鹿晗喘著氣。
但是沒多久,吳世勳又吻上去了。

「恩……」鹿晗都覺得自己的嘴巴要腫了。
吻了好久,吳世勳才不捨的放開他。
吳世勳舔著嘴角邊的唾液,而鹿晗也學著吳世勳舔著。
讓吳世勳覺得鹿晗真的好可愛。
「咳咳。」一個聲音打破了美好氣氛。
鹿晗下意識的把吳世勳推開,而吳世勳的手依然沒有放開,鹿晗想抽出來,吳世勳就抓的越緊。
「世勳~伯父叫我們過去呢~」安允琳忽視鹿晗的存在挽著吳世勳的手。
「鬆手」吳世勳對著安允琳說。

「鬆手沒聽到嗎?」安允琳對著鹿晗說著。
鹿晗又想掙扎,卻被吳世勳抓的更緊了。
「我說的是你!」說完,吳世勳就把安允琳的手甩開。
正想要帶鹿晗走時,被一群保安給擋住去路了。
「這是幹什麼?」吳玄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
「吳世勳,你答應過我什麼?」吳玄盯著吳世勳。
「吳世勳…你放開…」鹿晗小聲的說著。

吳世勳不但故意沒聽見,還把鹿晗護在後面。
「爸,對不起,我沒辦法去娶一個我不愛的人,若你堅持,那我只好帶著鹿晗遠離你們!」說完就推開那些保安們。
但是那些保安們也不是省油的燈,還是擋去吳世勳的去路。
「你到底要怎麼樣!」吳世勳真的不爽了。
「娶安允琳我就放過你!」當然吳玄也有脾氣。
「辦不到!」吳世勳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就在他不知道如何是好時。
有個男人帶著他的戀人趕到了這,把那些保安們一一踹倒。
「吳亦凡!你造反是不是!」吳玄看著兩個兒子都在違背自己。
突然,陳蓉走了過來。
「哎呀,怎麼都在這,來來,允琳還有老公過來,親家說要好好的談談」陳蓉把安允琳跟吳玄拉過去了。
陳蓉轉頭對著吳世勳眨眼。
是他媽媽幫他們脫離險境。

「快走吧!」吳亦凡催促著吳世勳跟鹿晗。
吳世勳就馬上牽著鹿晗跑了。
把鹿晗推上車,後面就傳來劇烈的痛,下意識皺著眉頭。
「怎麼了?」吳世勳擔心的問。
鹿晗搖頭表示沒事。
吳世勳就把車門關上,自己就坐到駕駛座上了。
發動車,就開走了。
在車上,鹿晗一直忍著痛。

吳世勳看著鹿晗的臉色不怎麼好。
順手摸上鹿晗的額頭。
「不要碰我!」鹿晗拍掉吳世勳的手,又扯到傷口。
「真的沒事嗎?」吳世勳擔心的問。
「沒事…開你的車!」鹿晗才不想跟這個壞心的男人說話。

到了別墅,鹿晗自己慢慢的下車,而吳世勳快速下車。
扶著鹿晗。
「不用!我自己走!」鹿晗排斥吳世勳的幫忙。
吳世勳被激怒了。
他把鹿晗抱了起來。
「啊…疼…」鹿晗快哭了。
「哪裡疼?」吳世勳擔心的問。
「心疼!」鹿晗沒好氣的說。

「那能治嗎?」吳世勳好笑的問著。
「治不好……一輩子也治不好……」鹿晗越說越委屈。
那種傷痛,怎麼好也好不了。
被汙染的身體…怎麼會治的好…
「對不起…我會盡量彌補的」吳世勳愧疚的說著。
「………」鹿晗不知道自己已經原諒吳世勳了。
吳世勳把鹿晗輕輕放到床上。

「還好嗎?」吳世勳看著鹿晗的臉色很不好。
「不好……世勳……我疼……」鹿晗抓住吳世勳的衣服。
「哪裡疼?」吳世勳急了,從回家到現在,鹿晗沒有一句不喊疼的。
「後、後面……」鹿晗好像快要昏過去的感覺。
吳世勳把鹿晗輕輕的推倒,把他的褲子脫了下來。
發現鹿晗後面有奇怪的液體流出來。
吳世勳瞬間心都碎了,到底是誰做的……

「鹿晗…發生什麼事了…告訴我好嗎?」吳世勳含著淚的說著。
「安、安允琳……」鹿晗說完,就昏睡了過去。
吳世勳心都碎了一半了。
他把鹿晗抱了起來,簡單的給他沖洗一下。
換好衣服,就開車衝去醫院了。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寶寶、 的頭像
朴寶寶、

希兒(玥彌)小天地、

朴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