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7

那天,金鍾仁就去邊伯賢家找鹿晗了。
「鹿晗呢,我來帶他回家」金鍾仁就一副大爺的坐在沙發上。
「大哥啊...鹿晗他不在」邊伯賢有些無奈的說。
「不在?那他去哪?」金鍾仁挑個眉問著。
「他...他早就回去啦!」邊伯賢想把金鍾仁打發走。

「是嗎?伯賢哥你沒騙我嗎?」金鍾仁疑惑地問著。
「我騙你有什麼好處?」邊伯賢沒好氣的說著。
「是沒有」金鍾仁相信邊伯賢了。
但是金鍾仁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呀,你還不走嗎?」邊伯賢有些不悅的說著。
「是說燦烈哥呢」金鍾仁拿起手機問著。

「他...」邊伯賢正要說他不在時,朴燦烈就這麼剛好從樓梯上下來。
「哦鍾仁啊~」朴燦烈向金鍾仁揮手。
「嗯,鹿晗呢?」金鍾仁問著。
「他哦,他...」朴燦烈正要說什麼的時候,邊伯賢拉著朴燦烈的袖子。
朴燦烈好像知道邊伯賢的意思,但是朴燦烈覺得在這麼耗下去。
他跟邊伯賢絲毫沒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鹿晗去吳世勳那了」朴燦烈說完,金鍾仁瞪著邊伯賢看,然後就跑了出去。
「呀!你幹嘛透漏鹿晗的行跡啊!!啊啊啊啊要瘋了!!」邊伯賢覺得他末日要來了....嗚嗚我邊伯賢怎麼這麼命苦....
「唉唷~別擔心啦!有我在他們不感把你怎麼樣的啦~」朴燦烈倒是很有自信的對著邊伯賢說。
「你也知道鹿晗跟金鍾仁的個性!要是他們把我大卸八塊看你怎麼辦!」邊伯賢氣的轉身不理會朴燦烈。

正要上樓時,邊伯賢就被朴燦烈打橫抱了起來。
「呀!朴燦烈你做什麼!!放我下來!!」邊伯賢拍著朴燦烈的胸膛。
朴燦烈就故意鬆手,邊伯賢下意識的勾住朴燦烈的脖子。
朴燦烈又把邊伯賢抱好。
「呀!你還真放啊!」邊伯賢沒好氣的說著,他剛剛真的快嚇死了。
「看你還敢不敢叫我放手~」朴燦烈輕笑著。
邊伯賢就瞪了他一眼,乖乖的被他抱進房間了。

另一邊的金鍾仁跑了出來。
跑著跑著就遇到吳世勳。
「鹿晗是不是在你那?」金鍾仁沉住氣的問。
「是又怎麼樣?」吳世勳挑釁著金鍾仁。
金鍾仁揪住吳世勳的衣領。
「在我發火之前,把鹿晗還給我。」金鍾仁有些火大的看著吳世勳。
「若我說不呢?」吳世勳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

但是最怕的是,會永遠失去鹿晗。
「呀,吳世勳,你覺得你現在有資格擁有他嗎?」金鍾仁沒好氣地問著。
「我跟鹿晗在一起七年,你覺得我不夠格嗎?」吳世勳當然知道金鍾仁的意思。
但是自己卻忘不瞭鹿晗那次的表白。
「呵,你還真是可笑啊,你別忘了你對鹿晗造成的傷害!」金鍾仁提醒著吳世勳。
吳世勳怎麼可能忘記,這一切都是他爸一手造成的。
要不是拿鹿晗威脅他,他早就跟鹿晗到美國去辦登記了。

「別忘了鹿晗以前是怎麼過的,要不是遇到我的話,你早就見不到鹿晗了!」金鍾仁揪住吳世勳的衣服揪的越緊。
金鍾仁想不透,為什麼鹿晗到現在還對吳世勳有感情。
明明都傷害他傷害的那麼嚴重了。
「如果明白我說的話,就別打擾我們的生活」金鍾仁說完就離開了。
金鍾仁說的話,吳世勳不是不明白。
只是這輩子,他只會對鹿晗一個人動情。
吳世勳掉頭走回別墅的路,上了車就準備去了他哥的家時。

就聽到手機響的聲音,拿起手機,發現不是自己的。
"我問著還有多少時間,能許願好想多一天..."是鹿晗的手機。
吳世勳拿起來,上面顯示著。
"鍾仁"吳世勳笑了笑,然後掛電話。
「看來,有好是要發生了。」吳世勳輕笑,發動車子就開走了。

/

另一邊呢,金鍾仁正在打電話給鹿晗。
可是響幾聲就掛斷了。
金鍾仁整個急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鹿晗啊,你到底在哪裡?真的還在吳世勳那裏嗎...」金鍾仁邊開車邊碎念著。
就這樣,金鍾仁找了一個晚上,直到深夜12點才會家。
想著明天繼續找,就上樓去自己房間了。

一打開燈,發現有個人熟睡在那。
鹿晗一向淺眠,一開燈之後,他就醒了。
「鍾仁?」鹿晗坐起來,揉揉眼睛的看著金鍾仁。
「鹿晗...」金鍾仁走過去抱住鹿晗,鹿晗不懂金鍾仁怎麼了。
「鍾仁,你怎麼了?」鹿晗將金鍾仁推開來問著。

「你到底去哪了?為什麼電話也不接?」金鍾仁有些生氣的說著。
「電話?啊...可能是睡著沒聽見...對不起...」鹿晗有些愧疚的說著。
金鍾仁也不好意思再怪他的意思,只要鹿晗平安他什麼都好。
「沒事,你也快睡吧」金鍾仁說完就讓鹿晗躺下,自己就先去洗澡了。
鹿晗覺得奇怪了,要是手機響,自己應該會聽見啊?
為什麼會沒聽見,不會自己睡太熟吧...

當鹿晗正在想這件事的時候,金鍾仁的手機突然的響了。
看著在浴室的金鍾仁,鹿晗想說就拿起來看是誰來電。
一看就傻住。
"鹿晗哥"?

為什麼會是自己的名字,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口袋,再去找他的包包。
都沒發現到手機,想了想...
「吳世勳?」鹿晗想到那時候吳世勳把自己的手機丟到後面。
然後就忘了這回事了,啊啊啊怎麼辦啊~~
手機又再次響了起來。
鹿晗這次不會再猶豫了,就直接接了起來。

「吳世勳!」鹿晗不等電話裡的男人先開口,就先喊人了。
"唷鹿晗,怎麼知道是我啊~"吳世勳豪不在意的說著。
「一句話,手機還我」鹿晗的手機絕對要要回來。
裡面的照片...與吳世勳的回憶,他都沒刪除。
"要我還你,可沒那麼簡單"吳世勳輕笑。

「吳世勳,你不要太過分!」鹿晗有些火大的說著。
"呵呵~只要你後天來我訂婚現場xx路,我就還你。“吳世勳輕笑著。
「你!」鹿晗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要,或不要,由你決定。”說完就掛斷了。

被掛了線的鹿晗有些火大,把手機扔到床邊。
剛好走出來的金鍾仁看到著一幕。
他走過去床邊。
「怎麼啦?」金鍾仁摸著鹿晗的臉說著。
鹿晗看了看金鍾仁。

「沒事...睡吧」鹿晗說完就拍拍旁邊的位子,示意金鍾仁過來。
金鍾仁見鹿晗不想說,他也沒也沒有多問什麼。
把頭髮吹乾之後,金鍾仁就抱著鹿晗睡去了。

/

隔天,鹿晗醒過來就沒見金鍾仁的影子。
只有一張紙條。
【醒來就去樓下吃早點吧】鹿晗看著這張溫馨的紙條。
讓鹿晗覺得一陣窩心。
每一天都在想著,若是愛上金鍾仁的話...是不是就不會這麼難過了...

鹿晗從床上起來,去浴室梳洗一下。
就到樓下吃早點了,吃完之後就坐在沙發上發呆。
現在沒有手機,他壓根不知道該做什麼。
打開電視,隨便轉了轉,沒什麼好看的新聞。
鹿晗就把電視給關了,躺在沙發上思考著吳世勳昨天對他說的話。

"要不要來,由你決定..."
鹿晗昨天就想了一夜,到底要不要去把手機給要回來...
但是...又怕自己見到吳世勳會心痛...
「呀西!!真煩 ...」鹿晗乾脆不想管了,就把上放在額頭上閉目養神去了。
"叮咚~" 突然門鈴就這樣響了。

這時候會是誰?
鹿晗起身,去開了門。
一打開門就是一個女人。
「那個...你是誰啊?」鹿晗疑惑地問著。
「這麼快就忘記我啦?我是安允琳,也就是...吳世勳的未婚妻~」安允琳得意的說著。

一聽到是吳世勳的未婚妻,鹿晗的心不自覺得痛了一下。
「你....你怎麼知道我家?」鹿晗不解的問。
「我認識kai少,那次遇見你跟kai在一塊,就猜到你跟kai一定有關係,今天來是碰碰運氣,真沒想到被我猜到啦~」安允琳還是自以為很厲害的說著。
「那請問一下,你這位千金小姐找我有何貴事呢?」鹿晗一臉不屑的說著。

一聽到鹿晗這不屑的語氣,安允琳自然不會高興。
「當然是有事才會找你啊~」安允琳表示不在乎,安允琳給身邊的保鑣使一個眼色。
兩個保鑣就把鹿晗給架了起來。
「呀!你想對我幹什麼!!快放我下來!!」鹿晗掙扎著,兩個保鑣有些架不住了。
區區都是男人,這男人的力氣居然這麼大。

鹿晗正要朝一個男人的腳上踹去時,另一個男人用手帕摀住他的鼻子。
鹿晗就昏了過去,兩個男人就把鹿晗帶進車裡,往另一的地方去了。
安允琳坐上車跟著上去了。
鹿晗醒過來,已經是一個廢棄倉庫裡面了。
「醒了?」安允琳坐在前方問著。

現在鹿晗的手腳都被綁住了。
壓根不能動。
「你到底想做什麼!!」鹿晗朝著安允琳問著。
「我想幹什麼?搶了我男人還敢問我要幹什麼?」安允琳非常不爽地說著。
鹿晗看著這女人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抓起鹿晗的頭髮。
讓他抬頭看著自己。

「嘖嘖,這麼漂亮的臉蛋...可見以前被污染過吧?這樣的身體...怎麼適合世勳呢?」安允琳諷刺地說著,用力把鹿晗甩在地上。
安允琳蹲下身看著鹿晗。
「別以為妳是女人,我就不感怎麼樣」鹿晗對於這女人,他壓根就不怕。
「都到這地步了,你還敢威嚇我嗎?」安允琳笑著,站起來,給旁邊兩位男人使了個眼色。

兩個男人走過去把鹿晗架住,安允琳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白色袋子。
「放開我!!」鹿晗依然掙扎著。
兩個男人就使出全力把鹿晗給架住了。
鹿晗只見到安允琳不知到時麼時候拿了一個針頭跟水。
安允琳把那白色的物體到進水裡,用針頭攪拌均勻。

再把那物體跟水融合一體,再把它弄進針筒裡。
安允琳慢慢的走進鹿晗的面前,鹿晗下意識閃躲。
卻被兩位男人給架著往前。
「呵呵?怕了嗎?等等會很刺激喔...」安允琳笑了笑,就把那液體注入鹿晗的體內了。
「啊!!!」鹿晗咬了旁邊的男人,男人吃痛得放開鹿晗。

鹿晗正要咬另一個男人,那男人自己就閃了。
「我...呼...不、不會...呼...放、放過你的! ...」鹿晗瞪著安允琳,身上一股燥熱湧了上來。
馬的...居然是春藥...
鹿晗全身都不舒服,一個不穩跪在地上了。
「呵呵...難受嗎?這就是你搶了我男人的下場!」安允琳轉頭對著那兩個男人下令。
「把他給解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辦了」說完就離開廢棄倉庫了。
「安允琳!!!!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 啊....」鹿晗咆哮完,接下來的時間都是他被強暴的呻吟聲。

/

等到鹿晗醒過來,已經在醫院了。
「醒了?」一個聲音可愛的聲音傳入鹿晗的耳邊。
鹿晗轉過頭,看著這帶著有酒窩的男人。
「藝興...?我怎麼會在這裡....」鹿晗不解的問著,他想坐起來。
但是後面有強烈的劇痛,讓鹿晗皺了眉頭。
「其實我出門撞見世勳的未婚妻,是他告訴我你在廢棄倉庫裡...我去到那裏的時候,你就昏迷了...現場很迷亂...鹿晗,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好嗎?」張藝興有些擔心的說著,其實去到那哩,鹿晗很狼狽,而且那邊有奇怪的液體流出來。

所以鹿晗會昏迷,應該是那邊發炎而導致的高燒。
鹿晗想到那畫面,眼淚情不自禁的流出來了。
「鹿晗...」張藝興看到鹿晗這樣子,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鹿晗搖搖頭,要張藝興別擔心自己。
「沒事...」鹿晗真的不想說...那時候鹿晗有種想要去死的衝動。
被汙染了身體...這樣讓他怎麼還有臉見吳世勳...

「鹿晗,要不要我叫世勳來陪你?我等等要忙了,所以沒辦法一直照料你...」張藝興有點不放心鹿晗一個人待在這裡。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你去忙吧」鹿晗不想讓吳世勳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
「恩,那你好好休息...有事再叫我」張藝興說完就準備要離開了。
「等一下,藝興,你有沒有手機?」鹿晗叫住張藝興問著。

「恩,有」張藝興走回去病床邊拿給鹿晗。
鹿晗接過手機,打了一通電話。
打完了之後,就還給張藝興了。
跟張藝興道別完之後,鹿晗就躺在病床上想事情。
沒多久那個人就用力推門進來了,氣喘吁吁的跑到鹿晗身邊。
「鹿晗!你住院怎麼不告訴我...」男人有些不悅的說著。

「鍾仁...對不起讓你擔心了...」鹿晗有些愧疚地說著,他一直都很麻煩金鍾仁。
「不要緊...不過你為什麼會住院啊?」金鍾仁坐在鹿晗床上問著。
「就發燒了...等我醒來就在醫院了....」鹿晗不想把自己被強暴的事情說給金鍾仁聽。
他不想讓他知道。
「發燒?為什麼這麼嚴重的事情不告訴我!」金鍾仁眼裡顯現著愧疚自責的眼神。
若是他有發現到鹿晗的異樣...或許就不會讓這件事發生了。

「鍾仁,不要對我自責,這不是你的問題」鹿晗笑著安慰著金鍾仁。
金鍾仁摸著鹿晗憔悴的臉。
「對不起....若是我早點發...」金鍾仁話還沒說完,就被鹿晗他拉過去吻了。
金鍾仁愣了一秒,下一秒就奪回主導權。
兩個人就這樣激吻著,小舌與小舌互相纏綿著。
奪取鹿晗的呼吸,等到鹿晗沒辦法喘氣時。

鹿晗才推著金鍾仁,金鍾仁才不捨地離開。
「這是你第一次主動吻我呢...」金鍾仁靠近鹿晗的耳邊說著。
鹿晗紅著臉,把金鍾仁給推開了。
金鍾仁今天可開心了,他慢慢覺得鹿晗靠他越來越近了。
「睡吧,今天也累了吧」金鍾仁幫鹿晗蓋好被子。
鹿晗看著金鍾仁對自己這麼好...他怕自己就這樣離不開他了...
「那你睡哪?」鹿晗問著金鍾仁。

「沙發,啊,難道你要跟我一起睡嗎?」金鍾仁壞笑著說。
「誰、誰要跟你睡啊!你去睡沙發!」鹿晗說完,就把被子往上拉蓋住他的臉。
金鍾仁覺得鹿晗的樣子特別可愛。
「你...不睡嗎?」鹿晗把被子拿下來,依舊看著金鍾仁還坐在那裏。
「看你睡我在睡吧」金鍾仁拉著鹿晗的手,緊握著。
鹿晗覺得一陣溫馨,以前...吳世勳也對自己這樣過呢...

鹿晗搖了搖頭,現在還想他做什麼!!睡覺!!
金鍾仁看著鹿晗的臉色一直變來變去的,就覺得他很可愛。
「鍾仁...明天我想去一個地方,明天幫我辦出院手續好不好...」鹿晗轉頭問著金鍾仁。
「想去哪,我帶你去」金鍾仁寵溺的說著。
「不用...那個地方我自己去就可以了...」鹿晗拒絕金鍾仁的好意。

鹿晗想了想,還是決定去把手機要回來。
這樣就不用再跟吳世勳有任何牽絆了。
「鹿晗...」金鍾仁還是不放心鹿晗。
「鍾仁...這次聽我的好不好...」鹿晗懇求著金鍾仁,要是他說要去找吳世勳。
他一定不會讓自己去的,所以他決定一個人去。
金鍾仁點了點頭,鹿晗的堅持,金鍾仁是知道的。


得到金鍾仁的回應,鹿晗也放心地睡著了。
而金鍾仁就看著他的睡顏,就慢慢地想要睡了。
所以金鍾仁就趴在鹿晗床邊那裏睡著了。


隔天,鹿晗準備要下床出院了。
突然病房門被打開了。
「鹿晗,你身體還好嗎?嗯?你這是?」張藝興上前來問著。
「哦藝興啊,我今天出院」鹿晗說完要站起來,可是又一個不穩跌坐在床上。
「呀,身體還沒復原就想出院?誰允准你的!」張藝興生氣的說著。
「是我」金鍾仁走了過來,把鹿晗扶了起來。

「你?你算老幾啊!我是醫生還你是醫生?這樣你還敢讓鹿晗出院?你不知道鹿晗發...」張藝興話還沒說完,就被鹿晗瞪了。
「藝興,我沒事,今天我有件事要辦...所以拜託你通融一下...」鹿晗懇求著張藝興。
「哀...知道了,你小心點啊,要是真的不舒服的話記得打給我」張藝興熬不過鹿晗的堅持,只好答應了。
「我會照顧他的,你放心」金鍾仁說完,扶著鹿晗的腰準備要走了。

張藝興靠近金鍾仁的身邊,墊著腳尖在金鍾仁耳邊說話。
說完的時候,金鍾仁就看了一眼張藝興,就離開病房了。

"趁鹿晗還沒對你上心時,勸你離開他....世勳也是我弟,我不捨他看到他為鹿晗難過的樣子..."
張藝興的話,金鍾仁不是不懂張藝興的話。
只是...他現在無法對鹿晗放手,怕他放了手...自己會後悔。
金鍾仁跟鹿晗走到了一半時,鹿晗停下腳步。
「怎麼啦?」金鍾仁問著。

「你先回去吧...我有事情,所以我打車走」說完鹿晗就準備要離開金鍾仁去打車了。
突然鹿晗就被一個力道拉了回來。
緊抱在懷裡,好像隨時就會消失不見了。
「鍾仁....怎麼啦?」鹿晗不解的問著。
「鹿晗....不要離開我...」金鍾仁抱得越緊,鹿晗有些難受的推了推金鍾仁的肩膀。
但是力氣終究底不過金鍾仁。

「鍾仁...你先放開我...我難受...」鹿晗皺緊眉頭。
鹿晗說完,金鍾仁就放開鹿晗了。
「我...先走了...」鹿晗像似逃避問題一樣地離開金鍾仁的視線了。
鍾仁...對不起...我無法給你承諾...

看著鹿晗遠走,直到他打車上車為止,視線一直盯著他離開他的範圍為止。
鹿晗...你終究還是愛吳世勳的對嗎...
我是真的要對你放手了嗎....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寶寶、 的頭像
朴寶寶、

希兒(玥彌)小天地、

朴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